论文网免费论文

paper.Gzu521.com

技术哲学中的信息主义(1)

哲学论文   点击:次   发布时间:2009-2-14   【字体: 】   来源:Gzu521.com
贵 州 学 习 网

  摘 要: 信息时代所兴起的信息主义,必然也会在技术哲学中体现出来。技术哲学中的信息主义,表现 在对技术的定义、技术性认识的特征、技术活动的转型和技术的社会形成等问题的看法上; 有信息主义倾向的技术论者,在技术的定义上,视技术为一种特殊的知识体系以及人的意志的 某种体现;在技术的认识特征上,视技术为建构我们经验知觉和信息世界的一种“透明”要素 ;在人的技术活动的类型上,视当代的技术活动从本质上已成为一种处理信息的活动;在技术 的社会形成上,视技术为群体协商即信息交往的结果。信息主义视角体现了技术哲学正在走 向研究方法与理论成果的多样性和丰富性。

  关 键 词:技术;技术哲学;信息主义
  
  如果将信息主义界定为对当代信息技术所造成的社会影响的一种深刻把握,那么它正在超出 原来的含义,日渐成为一种普遍的理论范式,即以信息为基点来阐释社会与人乃至整个世界的 一种思想或学术倾向[1],它存在于众多的学术领域,同样也存在于技术哲学之中。
  技术哲学中的信息主义,表现为对技术现象若干侧面的信息主义解释,抑或用一种信息主义的 思维去分析和看待技术哲学中的许多重要问题,例如技术的定义、技术的特征、技术的功能 和社会形成过程等等。
  
  一、技术的知识化和意志化:技术的信息主义定义
  
  技术是一个复杂系统,是一种多面现象,在“定义”技术时,不同的视界往往强调的是技术的 不同方面,如物质主义可能强调的是技术作为人造物和器具的方面,工具主义强调的是技术作 为达到人的目的的方法和手段方面,人类学视角强调的可能是技术作为人的活动过程方面,实 践哲学视角强调的则是技术所具有的改造世界的功能方面……。除了这些视角外,信息主义 不能不说也是一种重要的视角,这种视角对技术的定义所强调的可以说是技术的知识(信息) 方面。
  信息主义的技术观主张摒弃“技术是一堆机械实物”的流行观点,例如m.邦格明确指出:技术 “显然不是从技术的产物-汽车、药品、被治愈的病人或技术战争的牺牲者当中去探索 ”,“由于有些人把技术与它的运用甚至与它的物质产品等同起来,技术的概念方面就被轻视 甚至被抹杀”[2]。技术虽然与它的物质载体有联系,但两者并不能归结为一回事。 有信息主义倾向的技术论者虽然并不明确认为自己就是信息主义者,但其所持的立场无疑与 此有“家族上的相似”。这种技术观从强调技术的知识特性到干脆主张技术就是知识,作为 一种信息状态的知识成为揭示技术最本质的东西:“技术的本质特征就是知识性,属于精神范 畴,不是什么物质实体”[3]。而物质论技术观所主张的作为技术存在的人工制品, 如生产设备、科学仪器、劳动工具等等,在信息主义者看来不过是技术(知识)的物化、凝聚 或体现而已,所以“技术本身”决不是这些物质性的东西,而只能是内在于人的某种知识,亦 即某种人工的信息。即使像工具论者那样认为技术是以自然力抵抗自然力,那也是人依赖理 性知识所实现的。当一些学者认为技术只是蕴涵于硬件设备中的知识时,实际上就走向了技 术观上的信息主义。这样的信息主义技术观由于所强调的就是知识,因此也可以具体称为知 识主义的技术观。
  由于科学也是一种知识,那么主张技术是知识是否会导致它和科学无法区分呢?信息主义技 术观通常会在技术知识和科学知识之间作出区分,认为科学知识是一种描述自然界和社会是 什么和为什么的知识,是“理论性知识体系”;而技术知识则是关于在实践中如何做的知识 ,是操作性知识,是“实践性的知识体系”,“是设计、制造、调整、运作和监控各种人工 事物与人工过程的知识、方法与技能的体系”[4]。
  对技术的这种信息主义定义反映了学术界在技术观上的这样一种变迁或转型:从强调技术实 体到强调技术方法,从强调技术硬件到强调技术软件,从强调技术器具到强调技术知识。这种 转型也反映了技术发展到当代形态后的技术的新特点:软件居于核心的地位,非实体因素越来 越占主导地位,信息、知识的因素越来越重要,成为物质性活动方式得以进行的决定性因素, 形成所谓“虚物主导实物”的格局;甚至在一定意义上认为技术实在就是一种信息实在,尤其 是高技术更是一种信息实在(而传统的技术多是物质性的实体实在),如计算机软件、转基因 作物等,都与信息的人工集成或对天然信息的人工改造有关;技术活动本质上也成为一种信息 操作活动-从生产领域(自动控制)到设计领域(计算机辅助设计),从生物技术(遗传信息 的操作)到材料技术(物质的结构和功能信息的重组)。这样的信息技术也是突显信息内容的 技术,所导致的是“内容产业”的兴盛,也就是涉及信息的各行各业的发达,从而也更导致信 息主义所描绘的一幅社会图景。
  技术作为知识也涵盖了技术作为一种意志的现象,米切姆在关于技术的定义中明确指出了这 一点,他认为技术不仅可以作为客体、过程和知识来看待,而且也可以作为意志来看待,“作 为意志的技术,包括意愿、倾向、动机、欲望和意向等要素”[5]。海德格尔的技术 现象学更是从人的意志的展现上去揭示技术的本质,他认为在技术中,意志以贯彻的方式存在 -预先把一切强行带入它的领域,人周围的事物为了贯彻这种意志而被构造出来,自然和 世界则作为千篇一律的材料和功能的对象由观察着的、谋算着的和统治着的意志充分利用 [6]。技术意志使“事物”成为物质化、对象化、齐一化、效用化之后的一种存在。 从技术体现人的意志到技术本身成为一种意志,成为人对自然的强制和对象的“座架”,反映 了一种人造信息对物质世界的统治,意志信息的泛滥对“物自身”的干扰,是(人工的)信息世 界和(自然的)物质世界的一种深刻的矛盾和背离。从意志上看技术的实质,实际上也是将技 术看做是一种特殊的信息,从而构成一种信息主义视角中的技术观。
  
  二、 技术的“透明化”:技术性认识的信息主义特征
  
  认识世界是人的一项重要的活动,而我们对世界的认识越来越要借助于技术,技术为我们拓展 了一个日益宽广和深化的世界,使我们能够接受外部世界更丰富更复杂的信息,因此,技术在 今天已成为我们获取信息、认识世界的重要手段,是连接人和对象之间的中介。在这个意义 上,至少一部分技术早就是专门行使信息摄取功能的,这样的技术被认识工具化,具有信息“ 过滤”的功能:一种纯粹的面对信息世界的功能,一种加工信息的工具,一种广义的“媒介”, 这样的技术显然是与人的信息活动相关的。
  不仅如此,作为人和世界的信息联系的中介的技术,还不断地走向“透明化”。例如,当信息 摄取技术(观察仪器和数据采集系统等)成为主体或客体的一部分时,就被主体或客体所同化 。此时的信息摄取技术即使仍被称为主体与对象之间的中介,也是主体化了的或对象化了的 中介,借用现象学技术哲学家伊德的表述,此时“人—技术—世界”就变成“(人—技术)—世 界”或“人—(技术—世界)”。这尤其表现在利用信息技术进行观察时,作为观察工具的信 息技术向主体和对象的双重融入。信息技术作为观察的工具,将对象变成技术性对象,将主体 变成技术性主体,将认识变成技术性认识。技术在这里成为一种强大的解释装置,使得先前人 对对象的直接解释变成人通过技术对对象的解释,而这样的解释又被人理解为是自己对对象 的直接解释,技术作为解释装置的存在在我们的意识中消失,正如我们透过自己已经习惯的眼 镜看事物时,并不认为是通过眼镜看到的世界,而是当做我们直接看到的世界一样,“眼镜” 在我们的意识中并不存在。也就是说,此时我们透过技术看世界但并不意识到技术的存在,这 被技术现象学家称为“透明”,它表明即使在有技术工具作为中介介入的过程中,人的注意力 也主要是投向对象本身,而且当人们熟练使用工具时,那些经常被使用的媒介往往被人所忽视 并消失在使用者的视野中,即从我们的视野中“退场”,这时候,媒介就成为透明的了。也可 以认为,技术装置此时被我们的观察系统所内化,成为我们摄取信息的一个内在的或“有机” 的组成部分,成为我们“生成”信息的一个要素,技术由此内化为我们的一种生成信息的功能 ,使得技术的信息特征得到加强。
  技术作为媒介所面对的现象世界,就是信息世界,技术媒介作为过滤信息的功能,就是对信息 加以处理的功能;技术的这种功能一定意义上是围绕信息展开的,是和人结合在一起的一种关 于信息的能生装置。在这个意义上,“透明化的”技术实际上是我们创生信息的“共谋”;世 界是一幅什么图景,对我们呈现什么现象,是我们和技术共同的“建构”。
  技术的这种透明化从而成为我们“共建”外部信息世界的一个内在要素,不仅表现为技术现 象学家们所分析的技术作为观察工具的事实中,而且表现在技术不断被物质性地内置于人体 的过程中,尤其是表现在信息技术将在其高级阶段更深刻地内化于人的过程之中。当某种信 息技术植入于人,并且完全融入于人之后,如基因工程对人的治疗和改造,或生物芯片的植入 人脑,就会使得这些技术作为物理存在而不再是外在于人的了,使得“外来的技术因素”被人 彻底整合后,就成为人自身的一部分而不再像是外在的中介性的东西了。它们所携带的“技 术性信息”同样加入到人自身所进行的各种信息活动之中,包括对对象的感觉和分析,以及形 成行动的目的和意向性,还有作出决策等等信息加工与处理的活动之中。如果这样的植入技 术达到了比较完善的水平,“外来的”技术性信息和我们“内部的”心智信息之间实现了有 机的融合,技术性的处理信息的程序和我们心智处理信息的过程实现了“无缝”的衔接,那么 我们的被技术“武装”起来的头脑所作出的认知分析和判断决策,就将分不清哪些是我们“ 真正的”自由意志所使然,哪些是技术因素所使然;技术此时也成为一种透明的存在,在人的 信息世界的形成中发挥至关重要却又默默无闻的作用。目前,信息技术如计算机的发展方向 之一,就是所谓人机和谐、机器围绕人转、芯片植入人脑和人体,即所谓“人—机一体”时代 的到来,信息技术由此将全面渗入人的物质和精神存在,与人自身融为一体,而看不出作为外 在中介的形象。一旦这些信息技术所携带的信息内置于人,将发挥更强大的信息功能,人将在 信息状态上得到更大的改善,此时人作为一种“信息存在”的技术化特征将更突出,这也是麦 克卢汉所说的“被技术修正的人的身体”:“从生理上讲,人在正常使用技术(或称之为经过 多种延伸的身体)的情况下,总是永远不断地受到技术的修改;反过来,人又不断寻找新的方 式去修改自己的技术”[7]。同时也显示了技术的信息功能的更趋强大,这也是信息 主义所预示的人和技术发展的前景。
  技术的上述的两种“透明化”的状态,为我们揭示了人对世界感知和认识的一种实质,那就是 技术或信息技术的日益深刻的介入,用伊德的说法就是,置身于技术物包围之中的我们,几乎 无法想象一个不受技术干预的“天真”的感知;而用钱德勒(chandler)的说法,任何媒介都促 进、强调、加强、放大或扩展了人类的某些经验和用途,同时也抑止、削弱了另一些经验和 用途,实在正是在这一过程中被定义和建构出来。总之,特定技术无不在放大、缩小、凸现或 遮蔽人所经验到的现象,技术在透明化过程中所行使的这种信息建构功能,从另一个侧面体现 了信息主义视野中的技术在观察和认知过程中的本质特征。

下 一 页
2页: 第 [1] [2]

责任编辑:gzu521

社会学论文分类
政治
军事
心理学
新闻传播
档案管理
哲学
文学
马克思主义
毛泽东思想
邓小平理论
图书情报
三个代表
民主制度
资本主义
台湾问题
法学
文化类论文
农村研究
人口问题
环境保护
伦理道德
其它社会学
分类最热论文
更多...
大类最新论文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