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网免费论文

paper.Gzu521.com

《公莫舞》古辞研究的历史回顾与前瞻(1)

文学论文   点击:次   发布时间:2006-7-28   【字体: 】   来源:Gzu521.com
我的论文网—属于你的论文中心
【原文出处】郑州大学学报:哲社版
【原刊期号】200206
【原刊页号】34~38
【分 类 号】j2
【分 类 名】中国古代、近代文学研究
【复印期号】200303
【 标 题】《公莫舞》古辞研究的历史回顾与前瞻
【英文标题】the study of gong mo dance:its past and future
  xu zheng-ying(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school,zhengzhou university, zhengzhou 450052,china)
【 作 者】徐正英
【作者简介】徐正英(1960-),男,河南濮阳人,郑州大学中文系副教授,在读博士,主要从事先秦至六朝文学与文论研究。郑州大学 中文系,河南 郑州 450052
【内容提要】《公莫舞》是迄今仅存的两篇诗、乐、舞并录的汉代作品之一,东晋后已不可通读。十几个世纪以来关于《公莫舞》的研究一直未断。20世纪前的研究主要围绕作品来源、难解原因等外围问题进行:20世纪方开始对原文文本进行解读,现已初步揭示了其本辞真貌。笔者认为,未来的研究需要从西汉社会大背景、地上文献与地下文物结合、跨学科横向联合、改进学风诸方面做出努力。
【摘 要 题】秦汉与魏晋六朝文学
【英文摘要】gong mo dance, one of the two existent pieces of writings of the han dynasty (206bc-220ad)that recorded poem, music and dancing of a performance, BECame unintelligible after the eastern jin dynasty (317-420).since then the study of it has continued down to the present.before the 20th century, the study was centered largely on the source of the writing or the cause of its unintelligibility.in the 20th century, students began to decipher it, and some of its inner meaning has been brought to light.the present writer believes that they should direct their efforts to the study of the social background of the western han dynasty (206bc-25ad), and of both documents above ground and cultural relics unearthed.they should also foster interdisciplinary cooperation and improve their style of study.
【关 键 词】《公莫舞》研究/回顾/前瞻
  study of gong mo dance/look back/look forward
【 正 文】
  中图分类号:i23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1-8204(2002)06-0034-05
  《公莫舞》古辞最早见于《宋书》卷二十二《乐志》四,称《巾舞歌诗》,或称《公莫巾舞歌行》,共308字。《南齐书》卷十一《乐志》载其歌辞开头15字,结尾25字,并与《宋书》略异。《乐府诗集》卷五十四亦载其全文,比《宋书》少“海何来婴”一叠句,共304字。因《公莫舞》声辞杂写,东晋后已不可句读,遂成千古之谜。本不得其解“似不必强作解人”[1](p105),但又因它与《铎舞歌·圣人制礼乐篇》是迄今仅存的两篇诗、乐、舞并录的作品,乃是研究汉代诗歌、音乐、舞蹈、戏剧的宝贵文献,所以,一千多年来,研究者不乏其人。大致说来,20世纪前主要是讨论外围问题,20世纪后则重在解读原文本身。
  为便于回顾,依《宋书》照录原辞如下:
  吾不见公莫时吾何婴公来婴姥时吾哺声何为茂时为来婴当思吾明月之上转起吾何婴土来婴转去吾哺声何为土转南来婴当去吾城上羊下食草吾何婴下来吾食草吾哺声汝何三年针缩何来婴吾亦老吾平平门淫涕下吾何婴何来婴涕下吾哺声昔结吾马客来婴吾当行吾度四州洛四海吾何婴海何来婴海何来婴四海吾哺声@①西马头香来婴吾洛道吾治五丈度汲水吾噫邪哺谁当求儿母何意零邪钱健步哺谁当吾求儿母何吾哺声三针一发交时还弩心意何零意弩心遥来婴弩心哺声复相头巾意何零何邪相哺头巾相吾来婴头巾母何何吾复来推排意何零相哺推相来婴推非母何吾复车轮意何零子以邪相哺转轮吾来婴转母何吾使君去时意何零子以邪使群去时使来婴去时母何吾思君去时意何零子以邪思君去时思来婴吾去时母何何吾吾。
  20世纪前的《公莫舞》研究主要围绕两个方面进行。
  第一,关于名称来源及歌辞内容。沈约在《宋书》卷十九《乐志一》中称:“《公莫舞》今之巾舞也。相传云项庄剑舞,项伯以袖隔之,使不得害汉高祖。且语庄云:‘公莫’。古人相呼曰‘公’,云莫害汉王也。今之用巾,盖像项伯衣袖之遗式。按《琴操》有《公莫渡河曲》,然则其声所从来已久。俗云项伯,非也。”这段记载说明沈约对《公莫舞》有三点认识:其一,它是以“巾”为道具的巾舞,晋宋时仍在演出;其二,名字来源于所谓“鸿门故事”的传说不可信;其三,《公莫舞》其声腔就是《公莫渡河曲》。今天看来,沈约关于《公莫舞》以巾为道具的说法无疑是正确的,但将其等同于“今之巾舞”似表述不够严密,它只是“巾舞”中的一个剧目;他对附会“鸿门故事”的否定很有见地,该作确与“鸿门故事”无涉;“传唱已久”的判断为今人研究该作的产生时间提供了有益的启示,但将《公莫舞》与《公莫渡河曲》混而为一却是一种误会。《南齐书》卷十一《乐志》将《公莫舞》视作晋代作品,更是误解。云:“晋《公莫舞歌》二十章,章无定句,前是第一解,后是十九、二十解,杂有三句,并不可晓解。建武初,明帝奏乐至此曲,言是似《永明乐》,流涕忆世祖云。”从两正史记载说明,《公莫舞》的来源及内容东晋后已发生误会和不可复解;不过,《南齐书》从音乐角度分二十解并称为致明帝“流涕”的悲调,却启迪了今人。之后,传为陈智匠著的《古今乐录》否定了沈约《公莫舞》即《公莫渡河曲》的看法。云:“今三调中自有《公无渡河》,其声哀切,故入瑟调,不容以瑟调离(杂)于舞曲。惟《公无渡河》,古有歌有弦,无舞也。”[2](p787)其理由是《公莫舞》有歌有舞,而《公无渡河曲》乃入瑟调,而瑟调不是舞曲,故有歌又有音乐伴奏而无舞,只唱而不舞的《公无渡河曲》与有唱有舞的《公莫舞》不可能是同一篇作品。《古今乐录》的看法颇具说服力。至唐宋时期,人们对《公莫舞》名称来源和内容的认识更模糊了。房玄龄等《晋书》卷二十三《乐志》下,综合《宋书》所载及沈约按语而述之,自当视为沈约观点的照录。此前魏征等《隋书》卷十五《音乐志》下,之后后晋刘xù@②等《旧唐书》卷二十九《音乐志》二却皆信从《宋书》载“鸿门故事”传说,而删除沈约“俗云项伯,非也”的否定性按语,肯定此舞与项伯有关。中唐李贺也是这样认为的,其《公莫舞歌序》云:“《公莫舞歌》者,咏项伯翼蔽刘沛公也。会中壮士,灼灼于人,故无复书,且南北乐府,率有歌引。贺陋诸家,今重作《公莫舞》云。”[3](p4409)不仅认为《公莫舞》的舞名源于“鸿门故事”,且演唱内容就是“鸿门故事”,他自己的重作表现的同样是此内容。《乐府诗集》晚出,卷五十四不仅收录了《公莫舞》歌辞,还征引了《宋书》、《南齐书》、《古今乐录》、《旧唐书》等书中的相关文献,为今人研究提供了很大方便。但郭茂倩征引而不按断,说明其在《公莫舞》来源问题上无所适从。综上可见,沈约《公莫舞》与“鸿门故事”无关之说并未被唐宋人普遍接受,这一时期对《公莫舞》名称来源的认识从总体上反比沈约倒退了。不过,《隋书》与《旧唐书》指出《公莫舞》“今之用巾,盖像项伯衣袖之遗式”也对后人研究“巾”之形状有所启示。《隋志》所引齐人王僧虔“请并在宴会,与杂伎同设”[4](p377)之语也为今人确定《公莫舞》乃汉时民间俗舞提供了佐证。

下一页
本文共5页: 第 1 [2] [3] [4] [5]

责任编辑:gzu521

社会学论文分类
政治
军事
心理学
新闻传播
档案管理
哲学
文学
马克思主义
毛泽东思想
邓小平理论
图书情报
三个代表
民主制度
资本主义
台湾问题
法学
文化类论文
农村研究
人口问题
环境保护
伦理道德
其它社会学
分类最热论文
更多...
大类最新论文
更多...